風中白玫瑰
( 上圖為 阿里山小姑娘家的白玫瑰 )
我急匆匆地趕往街角那家百貨商店,心中暗暗祈禱商店的人能少一點,好讓我快點完成為孫兒們購買聖誕禮物的苦差事。天知道,我還有那麼多的事情要做,哪有時間站在一大堆裡物面前精挑細揀,像個女人一樣。
當我終於到達商店一看,不禁叫起苦來,店裡的人比貨架上的東西還多,以致店內的溫度比外邊高好幾度,好像一口快要煮沸的鍋。
我硬著頭皮往玩具部擠,抱怨著 ——這可惡的的聖誕節對我簡直是個累贅,還不如找張舒適的床,把整個節日睡過去。
好不容易擠到了玩具部貨架前,一看價錢,我有點失望。
這些玩具太廉價了!俗話說,便宜沒好貨,我相信我的孫兒們肯定連看都不會看它們一眼。
不知不覺中,我來到娃娃通道,掃了一眼,打算離開了。
這時,我看到一個大約五歲的小男孩,正抱著一個可愛的洋娃娃,不住地撫摸她的頭髮。
我看他轉 向售貨 小姐,仰著小腦袋,問:「 妳能肯定我的錢不夠嗎?」
那小姐有些不耐煩:「孩子,去找你媽媽吧!她知道你的錢不夠。」
說完,她又忙著應酬別的顧客去了。那小可憐兒仍然站在那兒,抱著洋娃娃不放。我有點好奇,彎下腰 ,問他:「親愛的,你要把她送給誰呢?」
「給我妹妹,這洋娃娃是她一直特別想要得到的聖誕禮物。她只知道聖誕老人能帶給她。」小男孩兒說。
「噢!也許今晚聖誕老人就會帶給她的。」
小男孩兒把頭埋在洋娃娃金黃色蓬鬆的頭髮裡,說:「不可能了,聖誕老人不能去我妹妹待的地方………我只能讓媽媽帶給我妹妹了。」
我問他妹妹在哪裡。
她的眼神更加悲傷了,小聲說:「她已經跟上帝在一起了,我爸爸說,媽媽也要去了。」
我的心幾乎停止了跳動。
那男孩還接著說:「我告訴爸爸,跟媽媽說先別走,我告訴他,跟媽媽說等我從商場回來再走。」
他問我是否願意看看他的照片,我告訴他我當然願意。
他掏出一張照片。
「我想讓媽媽帶著我的照片,這樣她就永遠不會忘記我了。我非常愛我的媽媽,但願她不要離開我。但爸爸說她可能真的要跟妹妹在一起了。」
說完他低下頭,再不說話了。
我悄悄的從自己的錢包拿出一些錢。我對小男孩說:「你把錢拿出來再數一數, 也許你剛剛沒數對呢?」
他興奮起來,說到:「對呀!我知道錢應該夠的。」
我把自己的前悄悄的混到他的錢裡,然後我們一起數起來,當然,現在的錢足夠買那個洋娃娃了。
「謝謝上帝,給了我足夠的錢。」,他輕聲說,「我剛剛在祈求上帝,給我足夠的錢買這個洋娃娃,好讓媽媽帶給我妹妹。他真的聽到了。」
然後他又說:「其實我還想請上帝再給我買一枝白玫瑰的錢,但我還沒說出口,可祂知道了……我媽媽非常喜歡白玫瑰。」
幾分鐘後,我推著購物車走了,可我再也忘不了那個男孩兒。
我想起幾天前在報紙上看到的一則消息:一個喝醉的司機開車撞了一對母女,小女孩死了,而那母親情況危急。醫院已宣布無法挽救那位母親的生命。他的親屬們只剩下決定是否維持她生命的權利。
我心裡安慰著自己——那小男孩當然不會與這件事有關。
兩天後,我從報紙上看到,那家人同意拿掉維持那位年輕母親生命的醫療器械,她已經死了。
我始終無法忘記那個商店裡的小男孩兒,有一種預感告訴我,那男孩兒跟這件事有關。
那天晚些時候,我實在無法安靜下來。我買了一捧白玫瑰,來到那位母親舉行告別式的殯儀館。
我看見,她躺在那裡,手拿一枝美麗的白玫瑰,懷抱著一個漂亮的洋娃娃和那個男孩兒的照片。
**文章為網路郵件分享,所有權屬於原創作者,若有侵權,立刻刪除**
***** 生命留言 ***** 作者-(美)威廉姆斯‧科被爾

 

.
創作者介紹

ableceoohgshz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