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參考消息》4月15日報道,【英國《金融時報》網站4月13日文章】題:俄羅斯對烏克蘭東部的野心尚不明朗
  在俄羅斯吞併克裡米亞數周後,烏克蘭東部愈演愈烈的騷亂似乎都在奇怪地照搬同一個劇本:不明身份的親俄分離主義者站出來奪取當地政府機構,要求俄羅斯介入,把他們從所謂的基輔親西方的中央政府的壓迫中解放出來。雖然莫斯科似乎樂意干擾甚至阻撓將於下月舉行的烏克蘭總統選舉,但目前仍不清楚的是,本周末的時局是否會導致俄羅斯在一步步吞併其鄰國的道路上再上一個臺階。
  在莫斯科,俄羅斯官員對於拿克裡米亞與哈爾科夫和盧甘斯克作比較嗤之以鼻。
  一位俄羅斯對外政策官員說:“克裡米亞和塞瓦斯托波爾之所以特殊,是因為它們在歷史上曾是俄羅斯的一部分,這是無可爭議的。把這與烏克蘭東部聯繫到一起,是一種不懷好意的宣傳,是為了證明俄羅斯企圖入侵。”
  歐洲和美國對這樣的言論充耳不聞。
  然而,很多安全分析人士和外交官仍懷疑俄羅斯政府是否打算像吞併克裡米亞一樣吞併烏克蘭東部。俄羅斯智囊機構外交和國防政策委員會主席費奧多爾·盧基揚諾夫說:“我不認為,我國政府正在這裡處心積慮地經營一項長期戰略。”分析人士說,華盛頓和基輔出示的證明俄羅斯參與了本周末暴力事件的照片和視頻,遠不如2月底和3月初的那些從克裡米亞獲得的證據那麼有說服力。
  俄羅斯總統普京迅速吞併了克裡米亞,這是自二戰以後,俄羅斯首次吞併歐洲的領土,歐盟和美國還在擔心莫斯科對烏克蘭其他地區的企圖。
  紐約大學俄羅斯安全問題專家馬克·加萊奧蒂在一篇博客中寫道:“即使那些人穿著同樣的制服,這些制服也不是俄羅斯現代迷彩服,其他一些細節也說不通。例如,有些人蓄了鬍子或者穿著軍隊的服裝,卻穿著警察的防彈衣。”他還指出,烏克蘭安全部隊可能參與了分離主義行動,使情況更加撲朔迷離。
  還有一些人認為,俄羅斯軍隊雖然或許有能力奪取烏克蘭東部,但長期控制這一地區並不容易。瑞典國防研究局分析人士約翰·努爾貝里和弗雷德里克·韋斯特隆德上周在一篇文章中說:“吞併克裡米亞在一定程度上稀釋了俄羅斯的總體軍事能力。”他們說,由於距離太遠,在烏拉爾以外地區的駐兵不能及時調防,而從訓練有素、裝備精良的俄羅斯南部軍區調兵,會削弱俄羅斯對不穩定的北高加索地區的控制。
  除了吞併烏克蘭東部,莫斯科表現出來的意圖還包括,通過迫使基輔接受“聯邦化”(這也是俄羅斯的主要訴求之一)和軍事中立,來削弱中央政府的控制。
  這位俄羅斯外交政策官員說:“在克裡米亞,我們已經向西方證明,俄羅斯有能力、也將會為自己的利益挺身而出。如果他們還不明白這一點,我們會繼續向他們證明。”就像在克裡米亞一樣,俄羅斯的戰術是,打西方一個措手不及。
  【英國《金融時報》網站4月13日報道】題:經濟弱點將迫使普京尋求緩和局勢
  俄羅斯與西方因烏克蘭產生的對抗局勢危及俄羅斯經濟,但這個問題是雙向的。俄羅斯早已存在的經濟不景氣也解釋了該國為何容易受到國際危機的影響。
  麻煩不在於油價。目前保持在高位的油價在過去十年間推動了俄羅斯的經濟發展。問題在於,烏克蘭危機恰巧爆發於俄羅斯經濟增速變得比以往更加依賴於資本密集型產業投資的時刻。
  換言之,俄羅斯目前的經濟問題是結構性的,而非周期性的,即使一些周期性的因素雪上加霜,比如歐元區的經濟衰退和增長停滯。歐元區是俄羅斯迄今最大的貿易伙伴。
  如果俄羅斯打算實現其在過去十年間的經濟增速的一部分,那麼它需要採取新途徑。
(編輯:SN091)
創作者介紹

ableceoohgshz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